娱乐八卦
您当前的位置 :淳安新闻中心 > 娱乐八卦 >
《六欲天》票房仅百万,祖峰说心里

添加时间:2019-11-07 21:17 作者:淳安新闻中心 来源:

  国内首部聚焦抑郁症题材影片,新京报专访导演,表示排片票房无法左右
  《六欲天》票房仅百万,祖峰说心里有底

影片由一起离奇案件引入,实际是在讲抑郁症患者的情感世界。

祖峰与黄璐在《六欲天》中饰演备受抑郁症折磨的情侣。

《六欲天》 63分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人

  祖峰自导自演电影《六欲天》11月1日上映,该片聚焦抑郁症题材,曾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但目前市场反应尴尬,和很多文艺小众影片一样,《六欲天》票房仅过百万,豆瓣评分也并不理想。对市场反馈,祖峰表示心里早已有底:“在选这个题材的时候我很清楚它的小众气质,也很清楚它不如商业大片那样卖座。对于市场因素不可能完全不考虑,但在创作者的创作过程中你该把外界因素放一放,很多优秀的作品未必会有那么多人捧场,创作之初,我们也有预估到只有比较窄的一部分人能够理解故事,重要的是影片传达出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祖峰笑言,惨淡的排片量也会令他心中泛起波澜,他清楚自己没法左右,只能把能做的事情做好。

  创作

  杀人案是引子,讲内心压力

  2016年夏天,祖峰拿到了《六欲天》的剧本,“我每一遍看剧本都不一样,第一遍看是内心忏悔,再看的时候也能看出它对未来世界的陈述与探讨,它很厚重,虽然基调沉郁,一些优秀的小说和名著何尝不是这个气质呢?”

  据悉,《六欲天》原本的片名叫《热》,但祖峰觉得这个字相对来说还是单薄了一点。“六欲天”这三个字,出自《楞严经》,是佛教用语。祖峰说“六欲天”代表的是人的七情六欲,也正是他想要用镜头所聚焦的东西:“六欲天就是欲界六重天,因为局中人也在讨论死者灵魂的问题,包括另外一个世界是否存在,往小了说就是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处在人生的不同的阶段,心境也是不一样的。片中的主人公就有不同的心境和变化,与这些字眼表达的深意还挺相似的,于是就用了这个名字。”

  国外一直有不少抑郁症题材的电影,如美国的《超脱》,日本的《丈夫得了抑郁症》等,但国产片却很少涉足抑郁症,《六欲天》讲述了祖峰饰演的刑警阿斌在侦破一起离奇碎尸案件时,和黄璐饰演的被害者家属李雪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两个人渐渐发现对方身上都承受着和自己相似的痛苦经历,于是备受抑郁症折磨的他们,决定一起在这个世界里寻找着出口的故事。很多人看《六欲天》,一开始会以为它是一部悬疑犯罪片,但拍杀人案其实是为了引出人物,并得以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电影并未直接去展示抑郁症患者的生活状态,而是着力展现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所受到的影响以及这些人的所思所感。

  表演

  祖峰要出戏,黄璐要演出“丧”

  男主角阿斌深受抑郁症患者女友影响,这个角色在巨大的情绪压力下生活散发出的一种孤独感,对祖峰来说既是迷人的,又是感同身受的:“现在的社会其实大家或多或少,因为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信息发展也特别快,心理上会有一些积压的负能量。如果不及时疏解的话,它有可能会形成疾病。”《六欲天》整个基调很丧,阿斌做什么事情都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被很多人评论为渗透了祖峰的个人气质,对这样的评价祖峰笑着说:“我和阿斌很像,人多的场合没那么张扬,也不爱说话,其实做导演的时候多多少少会让我从人物跳脱出来,就没有一直沉浸在角色里,就能从角色里比较轻松地出来。但不好的是当导演可能会对我的演员身份进行一些干扰,有一部分戏对我的状态确实有些影响。”

  片中黄璐不但演出了李雪身上的丧,也演出了她身上的“欲”。黄璐透露,自己在大一时曾得过抑郁症,甚至去超市、一见到人就会恐惧:“我当时处在做什么事情都会害怕,我很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大二的时候问同学,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同学说没有。我当时觉得他们不喜欢我,就打电话给父母说要退学。那段时间半年没办法睡觉,吃安眠药都没办法睡觉。”后来考上电影学院,被电影“治愈”了抑郁症后,现在的黄璐变得非常“二”。祖峰说自己没有问黄璐出戏与否,但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她一拍完戏就张罗着跑着去吃好吃的了。

  ■ 对话

  祖峰:其实我不会太伤心

  新京报:《六欲天》的口碑并不理想,你会去网上搜集观众的反馈吗?票房和口碑会影响之后你的导演计划吗?

  祖峰:我到现在也没有去看,可能我整个人比较胆小(笑),其实在做后期时,成片我还是挺喜欢的。有差评其实我不会太伤心,世界名著都会被批评,又何况一个《六欲天》影片呢?但经过这个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就能改行或是转行做导演了,只是在我做演员的期间遇到了好剧本,用了三年时间做了这件事情。但这次做完后我多少也有信心,虽然入围了戛纳,没有获奖,我很清楚很多人都会记住获奖的人,没有奖项的很容易被大家忘掉,虽然我没有得奖,但能入围、受到专业的人的认可还是比较值得骄傲的,但至于以后做不做导演,就看有没有缘分拿到合适的剧本了。

  新京报:花三年来拍一部戏,对如今电影市场的快节奏来说可能有些格格不入,这是你认为的作品正常酝酿周期吗?

  祖峰:划算不划算是无法衡量的,要看你想要的是什么。人的一生就是挺短暂的,我们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再有延续,可能用做一件事情的意义去衡量比较重要,如果用金钱衡量的话,大概99%的人是失败的,1%的人才是特别有钱的。对我来说把《六欲天》做完,就下班了,这期间我也错过了不少剧本,推掉了不少戏,要专心做一件事就不能三心二意,不然的话怎么都做不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上一篇:黄子韬“自嘲”微博引热议 靠圈子吃
下一篇:阿诺·施瓦辛格:曾经我敲开哪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