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建交通
您当前的位置 :淳安新闻中心 > 城建交通 >
洛克线徒步_户外

添加时间:2020-09-27 00:58 作者:淳安新闻中心 来源:

过去快2年了,重拾它,在于那份怀念和思恋-记录2018年10月中旬的洛克线徒步。 10月6日傍晚杭州飞丽江的东航,含税580元。21点多到达三义机场,坐上机场大巴,市区下车,入住“去哪儿”预订的青旅。
7日天未亮,起床,门前吃了个米线,背上包,打了个的士,10多分钟就到了清溪水库。大概人品未修好,无缘玉龙雪山,面无表情又坐上的士来到古城南门,正好赶上丽江-泸沽湖的旅游大巴。携程上预订的,票价和普通客运大巴差不多,普通大巴早上那班太早,所以就订了这种。车上多了个导游,沿途介绍了些丽江风景名胜,重点泸沽湖的游玩方式,不过完全是自愿参加的,一点没有任何强迫性,这点很赞。泸沽湖到了,全体下车,自行买票后检票步行通过大门,这里是泸沽湖云南界的入口,一个较大的广场,也是非常好的打卡点,从高处可以俯视整个泸沽湖,天气好,湖面透着晶莹剔透的蓝光。
上车继续前行,我在终点大洛水村下车,后续就只能依靠人类最古老的方式—11路了,方向四川省泸沽湖镇。走路虽慢且还背着洛克5天物资,但也有很多好处,遇见好看的草坡,随时可以上去,获得不同的视觉,有时循着小道入村,曲径通幽,
突然眼前又豁然开朗的进入了一片小谷地,湖水在这里也形成了一片静静的沙滩。
看,那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此时已秋意浓浓,阳光透过金黄色的叶子洒下湖畔,这里还停着一排小木船,很幽很静,给人无限的美好想象。
还经过格姆女神山,几个相连的湖中小岛。
很快,一个下午都快过去了,也快到泸沽湖镇了,在夕阳西下波光粼粼中告别了泸沽湖,转入了镇子,很小的镇子,找了一家民宿,50元,很干净,住了一晚。晚饭依旧米线。
8日早,米线,快吃吐了哈哈。坐上开往盐源县的中巴,一路峡谷景致,中午到达县城,找了家快餐,吃了后又回车站,路两边全是苹果,小小的,买了5个。下午坐上开往木里县的大巴,翻过垭口后,下切峡谷,一条碧绿弯弯的山溪印入眼帘,被一直吸引着,到达了木里县。临出发前,8264上约到了一位小伙伴:华仔,他先到了办理了入住,这会特地来车站接我了,非常感谢。又听他说他来木里的大巴上也结伴了一位:大勇哥,哈哈突然变3人团了。到了青旅,放下包,三人不约而同说去喝酥油茶,顺便还得买气罐及车票。木里县城不大,就城中心有一家很小的户外店(18383428018),各自买了一个中号的气罐。然后去车站,买了木里-水洛乡车票,就一班,还不定时发,来之前确认了9日会发(司机电话:13882475230/13981549215对开)。最后到了一家藏餐店,点了一壶酥油茶,边喝边吹牛哈哈。一晃到晚上了,找家中餐店吃了炒菜。
9日,吃好早餐,坐上了开往水洛乡的中巴。前半段路况还行,后半段就坑坑洼洼了,怪不得要开近一天。无尽的颠簸,到水洛乡已15点了。赶紧打电话给嘟噜村师傅(15283410652),今晚住他家。因为我们3人了,让他又帮忙多叫了辆摩托车,最后来了3辆,一人一辆坐上去,100元到他家。主人家好客,又是酥油茶又是糌粑粉,又是吃又是喝。很快晚上了,3人又腐败了,还有鱼哈哈。晚上的夜很静,星空璀璨。
10日,出发。早餐面条,还是昨天的3辆摩托车,一人100,送我们到固滴村白水河桥徒步起点。和嘟噜村师傅告别,我们3人踏上了行程。今天的路主体一直是沿着白水河走,沿深邃的峡谷慢慢往上,目的地是藏别牛场。但很快,便被这白水河无尽的变化给吸引住了,溪流时而缓缓,静静流淌,穿过宽宽的河谷,遇各种各样的大小石时掀起一个个大小波浪,时而河谷突然变窄而陡,便应声而变成一道道流瀑奔腾向下。大概晴了多日的关系,又或许天气晴好阳光照射的关系,溪流内层始终泛着一层绿绿的颜色,即便成瀑布的时候,水表层完全泛白了,也始终遮挡不住那层绿的光透出来,送给我们这不速之客无比的清新。步步深入,越来越多的参天大树,尽情的呼吸吧。
脚是越来越走不动了,不舍得走了,而这瀑布在菩萨洞这里更是到达了一个高潮,几块巨石自然叠缀,瀑布水流穿插而过,声东击西。而它们的上游,瀑布呈现了几乎一个坡的宽度,无尽的拍打着铺满绿藓的坡壁。在这山高谷深,在这天蓝水清,在这斑斓彩林间清脆的鸟语花香中,痴醉着,贪婪着。
路途中,有遇见了牧民,成群结队的牦牛,由两只藏獒开路,浩浩荡荡的回家。这个季节了,牧民们都开始撤离牧场回家了。
进入了后半段,开始爬坡多了,华仔和我基本在一起,大勇哥有点落后面了,在得到他认可后,我俩就先往前走了,说营地见。连续爬升后,经过了满措牛场,这个营地在峡谷里,基本没啥视线,天气还早,继续往上。又上到了一个高度,依稀可见远处的雪山了,看来快出峡谷了,藏别牛场估计不远了。但看华仔也有点累了的样子,我想今天第一天,就不那么费劲了,就商量着最近找个营地扎,就注意着,很快离路边不远的下方河滩边有一块较平整的草地,三五个帐篷完全没问题。我们就这里扎营吧,也正好等阿勇哥。很快,搭好帐篷,这里也可依稀可见远方的雪山。
开始弄晚饭,水就在边上,非常方便,不过水声也大。吃过后,问了下华仔情况,让他晚上好好休息。阿勇哥还没上来,一直到天黑也没上来,估摸着他可能在满措牛场扎营了。夜里竟然下了点雨,不过不大,星空无缘。
11日,起床,烧水,做早饭。望了下天空,云有点厚,但不像有雨的样子。等了下,阿勇哥未上来。我和华仔商量着,我们要不到藏别牛场去等,那里风景视线好,拍拍照片。今天目的地是万花池牛场。不一会,我先到了藏别牛场,离开深邃的峡谷,眼前豁然开浪,无尽的草地,那白水河在这里也全失了脾气,仿佛变成了温柔的小姑娘,曲折地环绕着草地。
天空中云层依旧厚厚的,突然,对面的空中出来了一座雪山,还是漂浮半空中的,这是海市蜃楼吗,高反了错觉了吗。可旁边又没人,不好确认,哈哈先拍下来让大家作证。后面华仔也上来了,可惜海市蜃楼已隐退了。
这里不错,我们在这等勇哥吧。这时有位牧民大叔上来了,我们问他有无看到一个背包的,聊天中得知他遇上了,阿勇哥可能状态不太好,提出了后续让这位牧民大叔的马驼他的包。后面阿勇哥也上来了。大叔是万花池牛场的,我们一起走了。大叔帮阿勇哥背包了,我去,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哈尽管自我感觉这时还不错,大叔那么大年纪了,还背着比我包重的包,上坡还是有点走不过他。到了万花池,我找了块草地扎营了。扎好了,华仔差不多也上来了,他和我扎一起。阿勇哥就不扎了,睡大叔木屋里。
时间还早,和华仔来到木屋里,看大叔做囊,备酥油茶,这是后面几天他的干粮。
大叔提醒我们帐篷是否关了,这附近的牧场还有狗狗,会有可能钻帐篷捞食物的习惯。我去,我都没关好,敞开着,一听吓一跳,赶紧回帐篷检查了下,啊呀,几包山之厨和山屋都没了,这......狗狗呢,快出来,太疏忽了,正好食物就放帐篷边。着急的找狗狗找丢失的食物,寻着不远处的木屋方向,果然狗狗正躺在那里,在咬啃着,袋子都已破了。我擦,这咋办,还好牧场这里有方便面,买了几包方便面。哎瞧这狗狗耷拉脑袋的样子,还真不忍心打它,其实次日早晨我收拾好帐篷即将离开时,这家伙还来送行了,仿佛依依不舍,看那可爱的样子还忍不住给了它一个拥抱,哈哈,后话。这时天也快黑了,对了,大叔这里晚上炒腊肉和白菜,上路前的腐败,就厚着脸皮想在这吃点,大叔很热情的欢迎了我们,华仔阿勇哥一起帮助做菜了,我笨手笨脚,等吃的份了,吃好后意思性的给了10元每人。吃完饭,回帐篷休息了。云层始终很厚。
12日早,出发前,狗狗来送行了。
我和华仔先走,阿勇哥和大叔一起,晚点出发。这个季节满山坡的红叶,可惜雾越来越大,在变天了。
果然,很快就开始飘雪花了,不妙的是越下越大,在翻扎巴拉垭口过程中,雪一会儿就已经薄薄地覆盖一层了,过垭口,白茫茫,能见度很差,雪中的路不好走,我和华仔直下了垭口,我们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下去到平坦点的地方,休息下,再确认路方向。
这时耳边传来了铃铛声,垭口方向过来的,虽然很近,但完全看不见人影,应该是大叔和阿勇哥吧。不过这铃铛声并未朝这边过来,而是横向了,方明白我们未走便捷的近道。看着越来越大的雪,那就走后边吧,蹭大叔的脚印,哈偷了个懒,雪中实在看轨迹麻烦,如果再大点,都要考虑就地扎营了。还好有大叔开路,就跟着大叔了。后面到今天的营地新果牧场前没有垭口了,先是一路下坡,然后是山腰的路上上下下,最后就直下到一片大草场,那里就是新果牧场。起初我们都走在一起,后面大概雪下的一直比较大,停下来等会比较冷,大叔和马很快消失在雪中,我们三后面跟着脚印,省了好多心。到草场已快傍晚了,有木屋,大叔的马在屋外,大叔估计在屋里。
进屋看到大叔在弄木柴生火,想着在屋子里睡了,大叔答应了。之后华仔和大勇哥也到了。大家都围坐在火柴边烤火,看大叔也很冷的样子,他未带雨衣,身上的皮袄淋湿了,问我们有无多余的雨衣明天借给他,我雨衣还没用上,就借给大叔了。华仔貌似也淋湿了,小伙体能不错,但可能装备和经验不足,有点发冷的样子,他说自己有点担心,就决定后面包也让马驼,轻装走。晚上大家都睡木屋里,心里还是略有点担心,雪若一直不停,或许要继续这里留一晚了......
13日早,天气貌似可以,雪基本停了,满天大雾。大叔说今天的路不太好走,可能被雪覆盖的比较厚了,所以要早点出发。他们三个很快一起出发了,雾比较大,很快就看不到他们了。我自己一个人傻傻留着发呆,水还没烧好,一边不时出来看天气,想着啥时雾退去。水好了,包也弄好了,来到屋外准备出发,雾有点散的迹象了呀,屋后的山有点露了耶(那可是夏诺多吉后方呀,可惜依旧看不清),
会否天气可能好转了,一阵兴奋,那赶紧出发,到半山腰或垭口拍云海啊,浮想联翩了。真是抱着枕头做梦,后面迎接我的始终是阴沉大雾的一天哎,幸运的是雪再没下过。今天先是横切央迈勇后方,然后过几个小垭口,经黑湖最终翻蛇湖垭口到蛇湖营地。横切段虽然完全被雪覆盖着,且最深的地方都到我大腿了,但幸亏有大叔及前面队员们踩出的脚印,全占他们的光,走的相对比较轻松,所以速度相对快了点。奇怪的是,蝴蝶石那块草地那里几乎没啥雪,在那碰到了他们三。开路辛苦,速度影响了很多。这时也正好中午了,就在这吃点干粮。我满怀感激之情,坚果主动和大叔分享,苹果没有多余的,只好自己独吞哈。心里有点复杂,如果没有大叔的开路,那段横切,想想真的是心有余悸,很容易出事,即便顺利,一边探一边拔萝卜似的,肯定也少不了摔倒几次,人也会弄的很疲劳,到这可能都要一天了,心里一阵感激。午餐结束,继续出发,翻过这个坡后的路又开始被雪覆盖着了,经过黑湖,最后翻过蛇湖垭口就下到蛇湖畔了,始终大叔在前面开路。一起到下了蛇湖垭口,到湖边,大叔说等后面的大勇哥,营地就不远了,怕他找不到,华仔也在边上等着。我和大叔聊了下,原来他准备的营地是蛇湖下方山那畔的牧屋。我想这蛇湖畔不是挺好的,虽然这时候依旧大雾,但觉得这里应该挺美的,就和他俩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前,到湖中,有大经幡,这里露营不错,就搭帐篷了。弄好后,看到大勇哥也下来了,他们三经过我这里,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前,去湖尾山那畔了。夜里依旧大雾茫茫。
14日早 期待着日照金山,依旧没有,有雾。桑心的做早餐烧水,开始收帐篷,
咦,蓝天出现了,哇,雾在散了。赶紧的,收包,然后尽情拍照,饱览美景:湛蓝的天空下高耸的央迈勇金字塔型雪山,红叶铺满的山坡下满满透出蓝色光芒的蛇湖正静静依偎在雪山的怀抱里,哦,还有那鸟儿在歌唱,这一切一切,已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 大叔他们也来了,大家都拍啊拍,流连忘返。今天要上蛇湖对面的坡,翻过垭口就是进入亚丁景区范围了,今天最后一天了。舍不得不舍得还是要和蛇湖说声再见,一个人和它独处的静静的夜。上坡还不时地回头眷恋它,哦还有它上方那高耸巍峨的雪山!慢慢的蛇湖远去了,在上到平坦处时已完全看不见它了,这时左前方又出现了一座雪山,和央迈勇比,它更显的方方正正,它就是仙乃日。
左边下去的山谷正是卡斯地狱谷,还未开发,也可出山。而正前方的垭口下去就是著名亚丁景区了,从景区出山大概要被收门票吧,背着这么明显的露营包。找找同伴们,哈大叔,华仔,阿勇都早不见了,他们大概已过垭口进入景区了吧,哈就我走不动了,最慢了。舍不得啊,这么蓝的天空,这么柔和的阳光,雪山巍峨海子湛蓝,雪后初晴的美真的是太惊艳了。拖着沉重的脚步,最终还是到垭口了,要和央迈勇、夏诺多吉的后方说声再见了,那林木遮天、瀑布成群、绿浪涛涛的白水河,那草原宽广、溪水潺潺、雪峰傲立的藏别牛场、那白雪皑皑的新果牧场,更有那金字塔雪山下静静流淌的蛇湖。再见了。
下垭口,最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经典的牛奶海,海子固然很美,人也比较多,打了下卡,
然后就上五色湖打卡。牛奶海是依偎在央迈勇正下方,而五色湖则依偎在仙乃日正下方。天气好,海子颜色不必说,都美的不像话。
这两处逛完后,就开始下山了,下山途中又有几个不错的点,
特别有个点,央迈勇特正的一面,这个角度看上去特别显得威武雄壮,上方一顶闪闪发光的宝剑似的,好似一方将军镇守着这方土地,中间是成群的杉木林,下方是草场,草场上奔跑着成群的羚羊,这一幅完整的雪山图画,着实给了我一个惊喜,名副其实的亚丁景区,确实展现了三神山可能最好的角度。
经历了前两天雪雾,今天就像是一个最完美的收获和总结,亚丁景区也像是这次徒步景致的一个精华浓缩。心非常的满足,就想轻轻松松景区大门出吧,门票就门票吧嘻嘻。对了华仔,阿勇呢。大叔大概回去了吧,正想着,忽然耳边又传来了铃声,是下方,望去,那不是大叔吗。惊喜诧异之余,快步下山追上大叔。大叔怎么还没回去啊,马背上包都还在,但没见华仔和阿勇哥。问了下大叔,原来他们还在后面逛,可能就不远处。原来大叔是要一直到景区大门口银行,哈哈阿勇哥现金未带。就和大叔一路作伴,到洛绒牛场了,这时他俩也上来了,又一起汇合了,这边又拍啊拍,拍不完的美景。到大门口还有一段,这里开始有电瓶车了,大叔赶时间,也感觉看的差不多了,就都一起坐车,车票50一位,但大包也要收50一个,景区呀,没办法。大叔自己人,不用付,马就不上车了,在这等候大叔的归来,大叔还是要从洛绒牛场这翻夏诺多吉垭口经新果牧场回程。电瓶车载着我们到了终点,冲古寺。阿勇哥华仔和大叔去附近的银行,我就先往大门口的大巴车站走了,都背大包的,还是分开出山好点。车站人很少,到了就直接上车,竟然没有被发现,坐这景区班车到了山脚的香格里拉村,然后搭上去稻城县城的中巴,车很多,拼车50一位。后来得知阿勇哥和华仔在排队等大巴的时候,被检察人员逮住了,补了门票+大巴票,毕竟是景区,也没办法。我先去稻城县入住了,华仔后面也来县城了,阿勇哥在香格里拉村住一晚,看情况第二天还想再逛下景区(门票可以通用2天,但大巴票要重新买)。和华仔晚上县城逛了下,然后一起腐败了下,一边吃一边我们还在感慨,幸亏有大叔,不然后面那段被雪覆盖着的横切真不好走,或许还要晚一两天才能出山,而且一定会走的比较累,而不是像这样的轻松舒适。
次日,我赶一早的大巴去成都,华仔留着等阿勇哥。我们就此分开,结束旅行。
秋小秋123 发表于 2020-9-24 17:51 你走完后 觉得这个线路的难易程度属于哪种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太菜了。既然问了,还是厚着脸皮说下,可能很不正确哦。大部分徒步线路影响人难易感受的因素可能至少一半以上为天气吧。其他要参考的比较重要的因素可能有:线路的路况(洛克线应该不用说,同等天气条件下,一年中徒步的常规时间段内,这是一条具备非常成熟路况的线路吧)。线路的海拔:徒步里程内主体部分的平均海拔最高海拔(这算是一条高海拔徒步线)。线路的强度:徒步累计爬升累计下降徒步公里数(是否恰当的在自己体能合理承受范围内,对应相应的背负)。
从以上几点可以去试着参考了解各线路吧。
难易是相对于天气相对于个人,所以个人感觉很难回答,抱歉
( 本文作者 : baolin )

上一篇:足尖上的中国:乌孙古道南北疆穿越_户外
下一篇:四川19岁男孩独自穿越鳌太遇难_户外